有一天,四十歲出頭的女強人苦惱無助地出現在心理醫生面前:『我不喜歡我的工作,對同仁沒耐性,我也不關心他們,我對我的工作感覺沒什麼意義,我每天都覺得很沮喪,早上爬不起來,晚上睡不著,還會無緣無故的掉眼淚。
我想把工作辭掉,而且我也不缺錢。』
心理醫師問:「你不工作,那你準備做什麼?」
「我只是不想做了!」這位女主管回答。 

心理醫師聽完她的情況,立刻勸她打消辭職的念頭。
『你不能這麼做。你如果把工作辭掉,你就會馬上成了一個專職的鬱症患者。你一定是遭遇到某些問題,你必須去緩解這些問題,而不是把工作辭掉。』心理醫生勸她。
 
當時,這位心緒煩亂的女主管正計劃把工作辭掉,準備到偏僻的鄉下買一棟房子,一個人住在那裡。

心理醫師一聽,「那就更危險了!因為你會更寂寞、更難過。我希望您先就自己的環境調適一下。」

這位及時為女主管踩煞車的諮商師,就是著名的作家鄭石岩。從事了二十幾年的心理諮商, 鄭石岩 教授發現,最近幾年,台灣憂愁、煩惱的人口正不斷在增加。從流行文化裡,更可以感受到這種煩惱的情緒,無處不在。

歌星周華健唱著中年男人的煩惱,從「鈔票愈來愈難賺、孩子愈來愈胖,到威而剛的藍色小藥丸」都讓中年男子煩啊!

而原本應該「少年不識愁滋味」的新新人類,隨著社會的複雜多元,情緒的困境四處蔓延。歌手林曉培一曲《煩》,直率大聲地喊著:「煩啊!煩啊!煩得不能呼吸」彷彿是這一代年輕人的心聲。

煩惱為何而起?憂愁為何而起?煩惱為何而生?現代人為何把焦慮變成一種思考的習慣?

振興醫院精神科醫師毛衛中形容,現代人每天都生活在被恐嚇之中。他指出電視廣告每天都在警告:
「你長得太胖了!」
「你在床上的表現還不夠好!」
「你吃的油裡頭膽固醇太多了!」
「你喝的水中有很多細菌」,搞得每個人都緊張兮兮。

與過去的壓力來源比起來,現代人焦慮的常常是一種?無形、抽象的,甚至是想像出的危險。我們的身體對這些無形的壓力做出反應,肌肉緊張、血壓升高、心跳加速,腎上腺分泌增加,這些反應可以讓人跑得更快、跳得更高,在過去可以幫助人類逃離野獸、災難,然後我們的身體就可以回復正常的狀態。但是到了現代,這種身體反應並不能增加我們解決壓力的能力。

肌肉緊張並不能增加我們付帳單的能力;心跳加速也不能化解我們跟主管的衝突。所以我們的身體一直處在應付壓力的狀態,但是壓力卻不能解除,身體就無法恢復常態。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秋 的頭像

Cheryl 足跡

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